首頁-會員服務平臺-戰略合作伙伴-網上展廳-醫藥招商-資訊中心數據中心政策監管研究開發健康養生醫藥企業華源企業網娛樂影院名站導航網站地圖注冊
三省市集中采購進藥店,未來全面推開?
  • 作者:未知    數據來源:醫藥經濟報    點擊數:    更新時間:7/8/2019
字體:【 】【收藏本站】【打印】【關閉】      我來說兩句
  醫藥網7月8日訊 7月1日,上海開始對藥店的醫保藥品通過掛網公開議價納入醫保系統的集中采購。這是繼山東、浙江上個月剛剛實施的零售藥店藥品采購改革之后的又一有力改革措施,說明醫藥領域的新一波改革已經進入藥品零售業。
 
  國家醫保局成立之后,已經大張旗鼓地啟動了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改革,并收到了明顯的效果。對尚未經改革解決的問題,國家醫保局也已在通過各種座談會聽取各方意見,意圖通過改革深化予以逐步解決。
 
  藥品零售七困惑
 
  藥品零售可能是醫藥行業最困難的一個領域。2018年,全國藥店總數48.9萬家,創歷史新高,店均覆蓋人數2854人,藥店市場處于超飽和狀態。連鎖率52.14%,也創歷史新高。全國藥品零售終端消費3842億元,比上年增長4.85%,是本世紀增速的最低水平,也是藥店零售額增速首次低于全國GDP增速、低于全國醫藥產值增速、低于全國醫藥銷售額增速。
 
  2019年一季度,藥店銷售972億元,同比增速為5.1%。零售藥店依舊處于增長低谷。更為嚴重的是,一季度客單量下降4.3%,只是依靠客單價增長9.8%,才維持5.1%的增速。同時,非藥品銷售占比從此前連續兩年的27.0%下降到25.0%,藥店多元化經營之路受阻。
 
   “4+7”藥品集中帶量采購給整個醫藥領域帶來了極大的變化。雖然它的直接效果主要作用于藥品生產企業和公立醫院,但不可避免地已經影響到了藥品零售企業。現在,藥品零售企業面臨的困惑很多:一是藥店藥品的進價如何跟進隨動醫院藥品進價的大幅度降低?二是藥店必需的經營成本,比如設施投入、人員工資、鋪底資金、經營損耗、稅金繳納、投資者回報如何匹敵醫院“零差率”?三是醫保報銷政策如何做到醫院、藥店同步,甚至能夠適當向藥店傾斜,以鼓勵“醫藥分開”?四是藥店如何與不斷增加的社區衛生醫療機構內設藥房競爭?五是醫保支付標準的制定如何才能同時適應“零差率”的醫院和自負盈虧的藥店?六是處方外配如何在各級政府的三令五申下實施起來?七是醫保給予醫院一定比例的藥品采購預付款,政策能否同樣施惠于藥店?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些困難當然不可能一下都解決。應當引起重視的是,當前“醫藥不分”的現狀已經使得零售藥店在藥品終端消費中僅占有20%左右的市場份額,在處方藥銷售中僅占有不到10%的市場份額。
 
  三省市擴大試點
 
  國家醫保局也看到了這些問題,所以這次在三省市擴大試點,將藥店的醫保藥品通過掛網公開議價納入醫保系統的集中采購。
 
  以前,醫院在藥品采購方面,有行政強制壓價、有省級集中采購的競爭降價、有醫藥不分形成壟斷地位導致的“二次議價”,競爭性藥品的進價已經極低。這次“4+7”大規模集中帶量采購,雖然摒棄了以往的行政干預強制降價,但由于“大規模”導致的“量大就能價低”的降價效應,“集中”導致的進一步推高采購量的效應和降低采購成本的效應,“帶量采購”導致的保證量價掛鉤、落實采購合同、無需利益輸送的效應,“4+7”集中帶量采購平均降價52%,最高降價96%。這個憑借市場機制作用的降價,幅度、社會反響、制止腐敗的作用都比原先的行政干預更強。
 
  這次“醫保藥品納入醫保系統采購”的做法是先行開展“限藥店藥品全面掛網公開議價”工作。由各藥品生產企業對本企業生產且屬于“限藥店藥品”范圍內的藥品,以與正在實施的“十五省市采購價”一致的采購價,進入上海市陽光采購平臺。經上海市藥事所資格審核和價格審核合格后,按步驟、分批次推送至定點藥店開展議價。對于資格審核未通過的藥品,上海市藥事所將暫停該藥品在陽光采購平臺的定點藥店采購標識。
 
  國家醫保局逐步落實、完善自己的藥品采購職能,這將惠及所有的醫保定點藥店,包括藥品零售連鎖企業。
 
  今年5月發文、6月開始,應該是屬于同一試點批次的山東省還要求,醫保定點藥店醫保藥品采購總量原則上不低于原使用量的60%。
 
  今年5月,浙江省對六家全省性藥品零售連鎖企業開通了藥品采購平臺的采購權限;6月,對縣域醫共體也實施了統一采購、統一支付的政策。
 
  借鑒醫院集采經驗
 
  雖然現在國家醫保局還只是在較小的范圍內進行試點,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預料,在醫保局管轄范圍內的所有公立醫院、民營醫院、各類藥品零售企業的藥品終端消費,都將統一納入到藥品集中采購。這對于整個醫療保障領域、藥品生產領域、藥品零售領域和醫療機構,都將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甚至帶來脫胎換骨式的變革。
 
  在“4+7”集中采購之后,曾有“4+7”城市之外的地區,意圖通過價格“聯動”的方式直接采用“4+7”的集中采購價,零售藥店也對這樣低的采購價羨慕不已,但知道自己沒有能力“聯動”,屬于“心向往之、力不能至”。但“聯動”受到了醫保部門的嚴厲制止,因為采購方式不同、采購量不同、采購政策不同,“聯動”必須慎重。
 
  各地具體情況不同,如何能照搬、照抄外地的價格?筆者反對“聯動”,對同一藥品的異地高差價,曾撰文提出了治本和治標的兩個辦法,在此不贅述(點擊閱讀)。可以并且能夠學習他處經驗的,只能是方法、手段、程序、制度,而結果只能是自然產生。程序的正義合法,自然帶來結果的正義合法。一味“聯動”,一味照抄,違背了實事求是的思想理念,違背了國家政策,也違背了經濟規律。
 
  醫保局為零售藥店組織的這次集中采購,可以說借鑒了醫院集中帶量采購的成功經驗:采用市場的機制順勢而為,并不動用行政權力強制,相信一定會取得良好的結果。
字體:【 】【收藏本站】【打印】【關閉】      我來說兩句
    推薦文章

Copyright © 1996-2007 HYE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華源醫藥網 版權所有
如何通过图片赚钱